专访“华龙一号”总设计师邢继——“能取得今天的成绩是因为我们付出的比别人多很多”

2021-06-28 14:59  来源:央视  浏览:  

2021年5月20日,“华龙一号”海外首堆工程——巴基斯坦卡拉奇核电2号机组完成100小时连续稳定运行验收,各项性能指标达标,正式投入商业运行。“华龙一号”走出去第一站顺利建成,中国核电实现从“跟跑”到“并跑”。而在今年1月30日,“华龙一号”国内首堆工程也是全球首堆示范工程——福清5号机组投入商业运行。作为中国自主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品牌,“华龙一号”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核电市场上接受度最高的三代核电机型之一。

中核集团“华龙一号”总设计师邢继全程主持了我国三代核电技术的研发工作,也几乎全部参与了我国30年来所有核电项目的建设,见证了我国核电事业发展的主要历程。

“华龙一号”有多厉害?

所谓核电是利用原子核内部蕴藏的能量产生电能,一颗原子核直径只有一根头发丝的一亿分之一,却蕴藏着惊人的能量,核电是战略高科技产业,是核大国必争的核能技术高地,发展核电是和平时期保持和拥有强大核实力的重要途径。

“华龙一号”的研发集结了国内17家高校、科研院所的力量,带动上下游5000多家企业,共同实现了411台核心装备的国产化,实现了由“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飞跃。

邢继:我们具备很强的竞争力,首先从技术上来讲,华龙一号作为满足第三代要求的自主核电技术,具有很明显的技术特征;另外作为核电产品,我们中国具有强大的工业制造和建造能力,核心装备全部实现了自主化和国产化;还有一个,我认为我们团队是世界上最强的一流的建设队伍,这是支撑我们华龙一号走出去形成竞争力的重要内容。

自主研发+学习引进 中国核电“两条腿走路”

1987年,邢继从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核动力装置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核电工程公司的前身核工业第二研究设计院,做过小型火电站的设计工作。3年后,邢继被派到当时正在建设的大亚湾核电站工作。大亚湾核电站是我国大陆第一座引进国外技术和资金建设的大型商用核电站,在这座当时位居世界先进水平的核电站,邢继主要负责协助外国专家工作。

邢继:我去的时候核电站正好刚进入施工安装的高峰,核电作为一个庞大的工程,直观上就给我一种非常震憾的感受。当时我们在现场看到的工程上应用的装备设备,甚至包括钢筋混凝土,都是国外进口的。核电标准高,当时国内还没有能力提供这样的材料。

在引进国外先进核电技术建设大亚湾核电站的同期,秦山核电站一期也在加紧施工。1985年,我国大陆自行设计的第一座30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站在秦山开工建设。历经6年建设,1991年12月15日,一期工程成功并网发电,实现了中国大陆核电从无到有、从零到一的突破。

记者:在引进大亚湾的同时,我们还在自主建设,您怎么理解这两条路?

邢继:其实这就标志着我们国家在核电发展的这条道路上,一直是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我们自主研发核电品牌,发展自主的核电技术;另一方面,我们也积极引进消化吸收国际上最先进的核电技术。

从外方做主到中方做主 一次意外最终让法国专家点赞

秦山一期30万千瓦级核电工程解决了中国大陆无核电的问题,但采用法国核电技术的大亚湾核电站单机容量是它的3倍多,达98.4万千瓦,更经济。1995年,邢继加入到秦山核电站二期工程的建设,按照“以我为主、中外合作”的方针,秦山核电站二期工程新建2台60万千瓦机组,通过自主设计、自主建设,掌握核电的核心技术,是我国自主建设大型商用核电站的重大跨越。

21世纪初,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沿海用电量骤增,2003年,秦山核电站二期建成发电后,邢继又接受了新任务,担任岭澳核电站二期总设计师。

岭澳二期被列为国家核电自主化依托项目,主持这项工程设计的邢继有了更明确的目标——建造一座完全由中国自主设计、建造并管理运营的百万千瓦级别的核电站。但由于中国还没有完全自主设计百万千瓦级核电站的能力,项目运行仍需要法国专家的协助。

邢继:在大亚湾,设计完全是由法国人设计的,我们需要的就是去理解它,确保设计的意图在施工过程中能够实现,如果出现偏差我们就会去请示,就会问法国人改成这样行不行,或者调整一下行不行?岭澳二期因为我们是自主设计,也就是说法方的意见我们只作为参考,我们自身要对所有的设计承担最终责任,在这个过程里也发生了很多故事。有一次阀门供货出现了问题,当时供应商发生变化,阀门的尺寸和重量重心都变了,阀门的重量和重心发生变化后对安全级的系统有非常高的抗震要求,我们就要进行非常复杂的抗震分析和计算,工作量非常大。一位很有经验的法国专家给我们出了一份分析报告,认为整个工程要拖期一年,他还说这只是保守估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赶紧组织业主和施工单位一起研究,优化工作计划。最后我们这个项目没有拖期一天,按时建成。法方老专家最后感慨,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无法想象,我们能够按期保证质量把这项工作做完。这只是针对这个项目而言,我觉得它更有说服力的是背后的东西,是我们在这件事情上体现出来的自主创新能力。

福岛核事故让项目戛然而止 擦干眼泪“跳级研发”

2010年7月,岭澳核电站二期一号机组成功实现并网发电。之后,邢继被委以新的重任,担任我国自主研发的具有三代特征的核电技术CP1000的总设计师,CP1000核电项目的研发进展顺利。按照计划,将在2011年年底开工建设。然而,当年3月,因9级地震引发的强烈海啸,导致日本福岛核电站泄露事故。

邢继:福岛核事故对我们影响非常大,事故发生以后咱们国家率先发布了一个声明,我们后来称之为国四条,其中提到了中国未来新建的核电项目必须要满足国际上最高的安全标准。我们评估之后,就果断放弃了努力了很多年的CP1000。

在一次内部讨论会上,谈到激动处,许多技术人员都流下了眼泪,并发出感叹——搞中国自主的核电技术为何就这么难?

但是,“暂停键”并不意味着停止,而是对核电技术提出了更高的标准和要求。面对新的形势,中核集团决定紧急推动已经提前布局的第三代核电技术ACP1000的自主研发。

记者:本想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现在让你一步跨两个台阶。

邢继:这个比喻非常形象,ACP1000本来的研发目标就是满足国际上对第三代核电站的技术要求,当时距离这个目标还有一段距离。福岛事故让我们受了打击,接着有这样一个更高挑战的任务出来,大家目标一致,很快状态就得到了转变,全力以赴投入研发过程。

“华龙一号”横空出世 “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是因为我们付出的比别人多很多”

ACP1000就是后来中国核电品牌“华龙一号”的前身,通过技术融合,最终形成具有完整自主产权的第三代核电品牌——“华龙一号”,意为“中华复兴、巨龙腾飞”。通过“能动+非能动”、双层安全壳等安全手段和技术设计,“华龙一号”具备了目前世界核电领域的最高安全标准。

记者:再发生类似福岛海啸这样的事情,会对我们带来一些摧毁吗?

邢继:不会,因为现在我们的双层壳防御能力是极强的,内壳是预应力混凝土结构,反应堆出了事情保证安全壳不漏,外壳专门抵御外部的事故和事件,比如龙卷风、台风可能会卷起一些飞射物会砸到上面,可能会产生坠机,这些都要靠外部的安全壳去能够抵御的。

记者:您怎么看这么多年我们国家核电领域的发展?

邢继:非常自豪,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是因为我们付出的比别人多很多,“两弹一星”精神也一直在行业里传承,今天我们新一代核工业人也诠释出了新时代的核工业精神,强核报国,创新奉献。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自合作媒体、机构或其他网站的信息,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本网内容如有侵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告之,本网将及时修改或删除。凡以任何方式登录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相关推荐
中核集团余剑锋:继承弘扬伟大精神 筑牢国家安全基石

中核集团余剑锋:继承弘扬伟大精神 筑牢国家安全基石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指出:“要教育引导全党大力发扬红色传统、传承红色基因,赓续共产党人精神血脉,始终保持革命者的大无畏奋斗精神,鼓起迈进新征程、奋进新时代的精气神。”在100年的非凡奋斗历程中,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顽强拼搏、不懈奋斗,形成一系列伟大精神,构筑起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两弹一星”精神是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推动新时代核工业加快发展、建设核工业强国的强大精神力量。我们要在党史学习教育中弘扬伟大精神,筑牢国家安全重要基石,以优异成绩庆祝建党100周年。
德国将在2022年全面弃核 有观点认为是受日本福岛核事故影响

德国将在2022年全面弃核 有观点认为是受日本福岛核事故影响

核能发电本来是一种优秀的清洁电力来源,然而全然形势多变,有些国家现在开始反对核能,德国也宣布在2022年放弃核能。在这背后,普通人反对核电也免不了受到意外的影响,其中日本福岛的核事故对德国影响最大。据报道,最近一系列能源危机让多国陷入困境,但即便如此,德国依然坚持在明年关闭最后三座核电站,成为西方工业大国里第一个全面弃核的国家。
英国承诺到2035年实现电力系统脱碳

英国承诺到2035年实现电力系统脱碳

2021年10月上旬,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与商务和能源部部长夸西•克瓦滕确认,英国承诺到2035 年实现电力系统脱碳,将《能源白皮书》中提出的电力系统完全脱碳的承诺提前了15年,并以约翰逊的十点观点为基础计划。英国政府已承诺不迟于2025年,甚至可能最早于2024年开始从电力结构中去除煤炭。
清洁能源发展的中国行动

清洁能源发展的中国行动

乌东德水电站全部机组投产发电、盛东如东H3海上风电场建成投产、石岛湾高温气冷堆核电站首次成功临界……近期,清洁能源项目捷报频传。
我国大陆在运核电机组达51台,装机容量为5326万千瓦

我国大陆在运核电机组达51台,装机容量为5326万千瓦

中核集团总工程师雷增光在28日举行的中核集团首届科技创新发展论坛上介绍,截至2021年8月底,我国大陆在运核电机组有51台,装机容量为5326万千瓦;在建核电机组数为18台,装机容量为1902万千瓦,在建机组数保持全球领先。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京ICP备16023390号-2 Copyright © 能源界 服务台:010-63990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