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行业大佬们出售水电、风电站背后到底有什么原因呢?

2019-06-28 10:53  来源:国际节能环保网  浏览:  
能源清洁化的进程正在我国飞速发展。

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包括水电、风电、光伏发电、生物质发电等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利用率显著提升,弃水、弃风、弃光状况明显缓解。2018年,我国弃水电量约691亿千瓦时,全国平均水能利用率达到95%左右国;弃风电量277亿千瓦时,同比减少142亿千瓦时,弃风率同比下降5个百分点;弃光电量同比减少18亿千瓦时,弃光率同比下降2.8个百分点。

令人疑惑的是,在眼看风光水电形式一片大好的形势下,曾是各家央企争抢的水电站如今却被频繁被挂牌甩卖,光伏电站成了成了协鑫新能源等企业转型的烫手山芋,国内排名前二位的风电整机商金风科技与远景能源纷纷出售电站……

从风电到水电到光伏,这些行业大佬们出售电站背后到底有什么原因呢?

水电开发“降温”

今年3月,川投能源日前发布公告称,将以摘牌方式收购攀枝花华润水电开发有限公司60%股权并投资开发银江水电站,交易价格为10876.566万元。知情人士透露,华润电力频繁剥离水电资产与其在水电领域经营不善有关。华润电力目前以火电和新能源业务为战略发展重点,在水电领域的管理、运营不具备优势。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央企中弃“水”的并非华润电力一家,自2017年央企集中甩卖水电资产后,中国能建集团、国电集团、招商局集团近日均在产权交易所披露转让水电资产的信息,被挂牌的水电资产普遍存在投资收益率低或者亏损严重情况,而抛售水电资产的主要原因,在于水电项目经营不佳和自身产业结构调整。

“央企转让资产,有些是因为水电不是发展重点,有些是因为项目本身问题,而有些转让背后是有私人利益在促成。”“E小水电”市场负责人苏定铭如此表示。

经济学家宋清辉则表示,“央企甩卖的水电站大部分是不良资产,负债情况严重,尽早出售可以避免更多问题的发生。出售之后有利于为自身减负,以发展其他业务。”

此外,多位水电行业人士认为,在电力新常态背景下,央企电力投资步伐放缓,水电开发建设也明显降速。水电发展“十三五”规划中,常规水电的新开工规模比“十二五”时期减少50%。

在财经评论员幺志博看来,央企剥离低效水电资产,一方面反映了水电投资放缓的大趋势,央企后续将重点开发利用优质水电资产,提高效能;另一方面,央企将低效水电资产低价转手给地方国企或大型民企后,通过区域资源整合及管理模式创新,仍有可能焕发出新的活力,未必无利可图。

光伏电站成烫手山芋

国内最大新能源民企协鑫集团宣布,将出任旗下主营光伏电站开发的上市平台——协鑫新能源的控股权,由中国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华能集团接手。

业内分析人士表示,“目前想要运营重资产的光伏电站,对民企来说不可能。” 融资成本高、补贴拖欠严重、地方秋后算账等带来的压力,不是民企能承受的。协鑫新能源自身资产负债率较高,出售电站资产有利于解决其债务问题。在补贴拖欠、重资产以及高负债的拖累下,光伏行业中实力强劲的民营企业,也不得不放弃电站业务这一现金“奶牛”,拱手相让于国企。

事实上,出售光伏电站,协鑫新能源并非个例。自去年“531”光伏新政发布后,中国光伏电站资产交易呈**性增长。曾经的光伏资本巨鳄,似乎都受困于资本难题,在电站布局上止步不前。据《2019中国光伏电站资产交易白皮书》统计,新政发布后半年时间内,国内光伏电站资产交易容量和金额超过2015-2017年三年总和,分别达约1.3GW、89.27亿元。

究其原因,光伏行业专家赵玉文表示,在行业不景气时,光伏企业很难从银行贷款,从资本市场融资也并不容易,“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公司就会面临现金流问题,为了缓解现金流,最后只能被迫出售光伏电站资产”。

在每年新增1600亿光伏电站开发市场容量的憧憬下,光伏电站运营成为其投资者趋之若鹜的目标,但由于光伏电站需要长期稳定地运营20—25年时间才能得到回报,因此,投资机构在注入投资机会的同时,也应考虑对电站长期运营的可靠性和抗风险的能力。

光伏电站小、散、乱的投资局面正在加速洗牌,优胜劣汰已经难以避免,随着前期投建电站的陆续释放,光伏电站的竞争将进一步加剧,与此同时,一直被视为光伏电站企业重要资金来源的补贴迟迟不到位,这也加大了电站投资商的担忧。如何及时将电站变现,回笼资金,盘活现金流,将是光伏企业未来亟须解决的棘手难题。

风电时代变了

5月28日,远景能源宣布将旗下远景汇力100%的股权以1.9亿元的价格出售给天能重工。该交易标的拥有并运营长子石哲99MW风电电站。6月14日,金风科技发布公告称,将旗下子公司天润新能持有的德州润津新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以人民币9.31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国开新能源。

中国第一、第二大风机制造商都在出售资产,引发了市场多方关注,新能源行业似乎掀起了一股电站资产出售潮。不过,据业内人士分析,风机厂商变卖资产只是短期的经营行为,为毛利降低的短期阵痛。

随着风电平价时代的逐渐到来,毛利下降和补贴退坡的压力大增,只靠发电和补贴收入的盈利模式使得投资回收周期变得很长。而开发电站所需成本80%的投资来自于负债,所以融资的利差也是电站利润的一部分。特别是民营企业,其融资成本远高于央企,在盈利模式大不如前的情况下,不得不开始寻找新的盈利点。而出售电站资产,实现短期变现,既可以获得较大的利润回报,又能降低企业负债率。

对风电整机商而言,风场单体投资大。此前投资电站,不仅能获得高补贴收益,还能增加风机销售量,提高利润。如今盈利模式变差,与其通过多年持有逐步获得利润,不如直接出售资产,更有利于整机商快速实现资金回笼,反哺企业支撑未来发展。

而对开发商来说,直接购买风场,不但可以很好的避免这些项目前期的非技术成本,还能更加直接透明的看到所有发电量、故障数据等,不仅能全面了解风场状况,还能通过购买风场,直接获得整机商设计、运营等技术能力对于风场项目的溢价。

相关推荐
金安桥水电站51%股权拍卖,世界最大民营水电站将易主

金安桥水电站51%股权拍卖,世界最大民营水电站将易主

8月16日,新京报记者获悉,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10.88%股权、40.48%股权即将分别被拍卖,被拍卖股权合计达到51.36%。上述股份的评估价分别为2.98亿元和11.17亿元,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估值为27.46亿元左右。资料显示显示,金安桥水电站位于云南省丽江市金沙江干流上,是国务院批准的一库八级中的第五级。电站总投资超过200亿元人民币,两期总装机量达300万千瓦。金安桥水电站于2003年开始筹建。2012年8月,四台机组全部并网发电,年可发电量超过130...
08-18
首次“藏电入京”顺利完成:共有0.4亿千瓦时西藏水电成功送入北京

首次“藏电入京”顺利完成:共有0.4亿千瓦时西藏水电成功送入北京

藏电入京”交易是践行中央扶贫攻坚战略部署的重要举措。西藏是我国重要的清洁能源战略储备基地,丰水期电量充裕,清洁能源外送需求十分迫切。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组织召开“电力援藏”暨西藏清洁能源外送消纳工作会,将“藏电入京”列入年度交易计划,并会同首都、西藏电力交易中心开展西藏水电外送交易。
08-09
三峡水利自发电量下降40% 上半年净利继续下滑

三峡水利自发电量下降40% 上半年净利继续下滑

虽然电力消费处于上升通道,但三峡水利(600116,SH)的盈利空间仍存在天花板。8月2日公布的2019年中报显示,由于上半年自发电量同比减少39.75%,需要采购成本更高的外购电量,导致报告期内增收不增利,归属净利润同比下降20.9%,扣非归属净利润更是同比下降44.06%,盈利能力大幅下滑。这是三峡水利继2018年之后再次出现净利润下降的情况。
08-05
黄河水电上半年发电290亿千瓦时 新能源增长逾七成

黄河水电上半年发电290亿千瓦时 新能源增长逾七成

从国家电投黄河上游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了解到,该公司上半年完成发电量29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8%,其中:水电22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7%;太阳能3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7%;风电1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5%。
08-02
抽水蓄能电站:具备的黑启动功能被誉为点亮电网的“最后一根火柴”

抽水蓄能电站:具备的黑启动功能被誉为点亮电网的“最后一根火柴”

抽水蓄能电站是电网安全稳定运行的调节器、稳压器,其具备的黑启动功能更被誉为点亮电网的“最后一根火柴”。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山东用电负荷峰谷差持续增大,虽然风电、光伏发电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和“外电入鲁”通道送电规模不断扩大,但全省电网面临的调峰压力依然随之加大。而抽水蓄能电站具有启动灵活、调节速度快的优势,是技术成熟、运行可靠且较为经济的调峰电源与储能电源,可以有力保障电网的安全稳定运行。
07-31

推荐阅读

热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京ICP备16023390号-2 Copyright © 能源界 服务台:010-63990880